红辣椒自驾游护照 -- 持照免票、随行打折、节假日通用!

红辣椒客服热线:400-750-2333

  • 折扣保障
  • 双倍赔偿
  • 节假通用
  • 7X8服务
 

从写意的宏村到多姿的婺源—记宏村、婺源的文艺之旅,多图详细!

更新时间: 小编:180 阅读量:328

About 作者

人像摄影师、五洲图片库签约摄影师
携程旅行家、去哪儿网聪明旅行家、百度旅游达人
新浪微博:@Hannah映像
Wetchat:Hannah970981
首先,这是一篇压存箱底的老游记,旅行于4年前,现在搬出来仍然感觉当年带着妈妈一起旅行的那份感动从心底油然而生,于是搬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由于照片已老旧,还请盆友们眼下留情,凑合观看渣渣画质。那个年代拍照还是用D90,镜头还是狗头。

留白的世界

作为一个并不专业的摄影爱好者,我向来都对用二维的图片来表达多维情感的作品情有独钟,我曾经折服于仅仅用黑白表达的国画,没有透视原理的近大远小而其蕴含的意味却超越了距离所能承载的一切。当我来到写意的宏村,当我沉浸在婺源的多姿景色之中,梦想照进现实,一切都是触摸得到的惊喜!
既然要到宏村,既然要走进这美妙的世界,那就必然要看看宏村的两颗红白古树,虽然尚未到花开的季节,但是五百年岁月沉淀的厚重感足以超越花开的刹那芳华。
宏村,真的只是一个袖珍的小村落,小到你一不小心便从一头走到了另一头。奇怪的是,即使一个地方你已经来过两遍三遍,但却仍然百看不厌。让我们先从这有点浪漫色彩的天井说起吧。
宏村的建筑布局与北方的农村建筑略有不同。他们没有明确的“院子”,只有一个小小的天井,而关于天井则有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传说,在以前的宏村,家中如果有个姑娘,那必然是要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尚未出嫁的时候她们几乎是不会走下二层的闺房。如果有谁家的小伙子或是从长辈那里了解,或是什么时候大胆得偷偷看见了这家姑娘的花容月貌(我更多的认为是后者~),只要你足够勇敢,那便拿上一点点聘礼,登门求亲。
每当这时候小伙子就会被安排在正厅,家中必然也是要有长辈来招待的,可是小伙子心里清楚,这个时候,正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在二层的闺房中透过天井悄悄探出头来打量自己。而这个美丽的姑娘将告诉家人是否准了这门亲事,如果姑娘也满意,那这小伙子就讨到老婆可以欢欢喜喜回家去准备亲事了。看着这天井透出的蓝天白云,我想百年前楼上闺房的主人是不是拒绝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在等待那见过一面或者是仅仅听说过的那个小伙子,而这个小伙子会不会也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姑娘,却犹豫在门口举步不前呢?我固执得认为,这不是封建,这是爱情,难道不是吗?
当我还沉浸在自己对爱情故事的幻想当中时,不知不觉已经信步走到了南湖水边,南湖并不大,甚至严格来讲称不上湖,而这一湾清澈的水域正是养育整个宏村的生命源头。当地人说,在宏村只要找到水你便不会迷路,因为沿着水走,你总能走到南湖,然后便找到了回家的路。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柳暗花明的诗意感呢,我感觉我已经开始爱上了这个小地方。
这里有小桥,流水,人家。却没有夕阳和瘦马,更没有天涯的断肠人,有抽丝的垂柳,有沿街家家户户的红灯笼,有一切让人想到美好与清新的东西。
于是,我拉着同行的妈妈,记录下这美好景色的同时也记录下妈妈的一个个美丽的瞬间,或许我不能阻止时间的流逝与妈妈年龄的增长,但是我可以用照片的方式记录下瞬间的美好,让它以另一种形式永恒得存在。
沿着南湖岸边走的时候,发现了这棵百年古树,他倾倒的身体仿佛一个老者佝偻的脊背,把岁月打磨的痕迹体现得更加厚重,正是如此他冒出的嫩芽更显得美丽可爱了起来。
南湖之后就到了另一片安静的水域月沼了。这个半月形的小池塘比南湖还要小一圈。没有小桥没有垂柳,可正是因为她什么都没有,她却有了另外一番美不胜收的景色,那便是倒影。是该有多么清澈与平和才能将这倒影展现地这么真实与清晰。低头看看池塘,与自己相视而笑,生活本来就该是美好的,不是吗?
朦朦胧胧感觉脸上有点痒,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飘起了春雨,真的是润物细无声,雨滴夹杂着料峭的春寒悄悄地洒在这个画一般的世界。走进一条小巷子,突然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虽然我没有油纸伞,更没有遇到丁香一样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但是新奇与开心取代了他的哀伤彷徨。可我冥冥中感觉,或许我们走的是同一条雨巷,又或许所有的雨巷都是这样,悠长悠长,仿佛没有尽头的通向远方。同样的雨巷,同样的寂静,同样的美丽。
宏村确实是个小地方,但它绝对不是个小气的地方。我们静静得穿行在雨巷之中的时候,抬头一望豁然开朗,一条宽敞的石板路出现在了眼前。安静的宏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小菜馆,小商铺各种各样精致的小店出现在的眼前。
一个个小店转来转去的时候,不远处的青石板凳仍然提醒着我这还是一个古朴的小山村,坐下来,拍张照。我从来没有想过,居然还有地方可以把古老与现代结合的得如此融洽。宏村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一个一个的小店看过去,我突然想起那个沿着水渠走向南湖的好玩说法,拉着妈妈挑了一条离自己最近的水渠,跟着她,半步不离得走了起来,仿佛小孩子和大人置气一般,有点期待又有点好奇的走向群水汇聚的地方。果然,南湖仿佛一个在巷口等待孩子回家的年迈母亲一般,张开怀抱,伸出她那布满沧桑的双手欢迎我们回家。
去年的秋天带走了水边芦苇的绿意,而春姑娘轻轻的脚步也还没有把他们从沉睡中唤醒,我和妈妈悄悄走到芦苇傍边,仿佛真的怕会惊动他们的幽梦一样轻轻拍下几张照片,我想或许当我回去之后翻着这些照片看到金黄金黄的芦苇的时候,他们早已发出嫩绿的芽,甚至是展开翠绿的叶,只是那时候他们还记得故意放慢脚步的善意的春姑娘吗?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南湖还没有看够辘辘的饥肠已经在告诉我午饭时间到了,踩着石板路我们走向炊烟升起的方向。走到刚离开南湖一小段距离的时候,一股香味牵住了我这个吃货的鼻子。路边一位老奶奶熟练地烤着宏村的特色鸭腿,吞一口口水,还没等妈妈反映过来我就已经问过价钱买了两只过来,闻之香气扑鼻,酥脆的外皮包裹下是入口即化的嫩肉。再加上老奶奶撒上的葱花和甜甜的面酱,我在几次险些把自己舌头吞下去的“危险”之下几口便把这鸭腿解决掉了,现在想来仍是满口生津。
是的,你没有看错。午饭我是跑到红白古树下去吃了一顿雪菜肉丝铁板饭。我总觉得越是简单的食材越是能验证出厨师的真正手艺。结果古树旁小两口做的这一盘铁板饭彻底征服了我和妈妈的胃口。
春雨还在耐心惬意的撒着,我和妈妈决定回到住处小憩一会儿,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两位同样来到宏村欣赏美景的老爷爷,一位对另一位说:“你看那个女娃娃穿着绣花鞋”正纳闷的时候,我低头一看,原来他们口中的“女娃娃”是妈妈,不觉莞尔。可当我看到妈妈羞红的脸庞,忽的想到,当我们年幼无知的时候总是喜欢靠在妈妈的怀抱里让她给我们遮挡风雨,即使外面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我们总能从妈妈那里获得温暖与力量,那个时候我们是“女娃娃”或者“男娃娃”。可是时光飞逝,现如今我们已经飞出家的港湾,自己面对外面世界的精彩与无奈,当我们或欣喜或彷徨的时候是不是忘了有一个人她已经从那个无所不能力大无穷的妈妈变成了“女娃娃”呢?而这个人已经越来越需要我们的庇护与温暖。
第一次带着妈妈出门旅行,让我收获很多,感慨很多。看着走在前面的妈妈,我轻轻叫她一声,恶作剧一般拍下了这张照片。
宏村不大,确是极易迷路的,因为他的每个角落都是一番景色,当你开心得看看这边看看那边的时候你已经不知不觉走入了她布下的“迷宫”。回住处的路上误入一个小巷,一户人家门口的大红春联让这个有点冷的春天暖了起来。
当我们走到住处时,门口石墙上的青苔又让我眼前一亮。远远看着的时候清新的气味就若隐若现的飘了过来。在宏村你真的需要带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旅馆的老板是一对热情的中年夫妇,他们的脸上总是带着纯净温暖的笑容,正是因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这样的宏村就该有这样的夫妇。老板热情得给我介绍他侍弄的片片鲜花,虽然我不懂花,但是我懂他们的幸福。不是知足常乐,而是踏踏实实的满足。
知道了宏村的处处皆是美景,点点都有特色。中午休息片刻我们就在热心的旅店老板指引下来到了离住处不远的雷岗山。山上的树木还没从刚刚离开的冬天中回过神来,去年秋天累积的厚厚的落叶也仿佛诉说着上一个年轮的故事。我却是顾不上倾听这树林的呢喃,在毛毯一般柔软的落叶上跑来跑去,胡乱得撑起三角架,拨到自拍模式,像个孩子一样在这块无边的摊子上折腾起来。妈妈也是乐呵呵看着我,仿佛又回到小时候在床上蹦来蹦去的年代。
臭美一番之后,我恋恋不舍得离开我的大毛毯,继续走近这留白的世界。
白墙黑瓦,木质的窗,简单的布置却让景色变得不再简单。瓦缝间的落叶记录了窗前走过的年华,白墙上的雨痕画出了曾经遗失的美好。而对面善意的一对年过七旬的夫妇更让这景色立体了起来。
正如人们所说,一千个人看莎士比亚就会有一千个不同的哈姆雷特。而我说,不管多少次来宏村南湖,你总能找到不一样的景色让你欣喜不已。抬头仰望头顶的蒙蒙细雨或者是闭上眼睛在芦苇旁边静静许下心愿,又或是在斑驳的墙根旁大树下,悄悄想想心事。南湖就像是一个安静耐心的聆听者,默默得给你陪伴。
湖边的树木伸展着仿佛是毛笔肆意挥洒出来的枝条,慢慢迎接着这个春天的到来。不管是风来之后树叶翻滚成海,还是寒风之中枝条零落得等待下一个暖阳。南湖总是执着得公平得供养着这些它看着长大的孩子们,不离,不弃。
在南湖的这次逗留直接将时针拨到了傍晚。抬头眺望远方,云雾缭绕之中,群山若隐若现这,质朴的小山村一下子变得神秘模糊了起来。雾凝雾散,云卷云舒,记录着宏村的一季季花开花落,也记录着一个个游人匆匆的脚步。我想多年以后,一个秋日的早晨,开窗之后漫天的雾气定会将我带到这个美丽的地方,想起这美丽的点点滴滴。
站在离开宏村的石板桥上,我闭上眼睛努力得呼吸着这满满的春色,遐想着这留白的世界。
来宏村,臭鲑鱼是一定要品尝的一道美食,浅浅的臭味之后蕴含的是浓郁的香气,没有霸道的辣味,没有粗鲁的咸味,清新而不清淡。平淡而不平凡,这是一道菜,也是整个宏村。
夜晚的宏村是宁静祥和的,路上少有行人,零星的几家灯火反而烘托的整个村子更加宁静。吃过晚饭之后我找到这仅有的一条路上未打烊的几家店铺,忽的呆了,被一年又一年的细雨冲刷的湿乎乎石板路,挑出的屋檐下紧闭的大门,漆黑的夜空之中寥寥的星辰,昏黄的灯光让这一切变得更加模糊与梦幻,让我分不清过去与现在,仿佛悄然溜到数百年前瞄了一眼。
渐渐出现的行人和清晰的灯光让我松了一口气,我却已分不清楚是因为庆幸自己“回到”了现代还是因为自己从美丽的梦境之中缓过神来。
相逢总是紧随着离别,在宏村睡过一个慵懒的春觉之后我就上了回到黄山的包车,离别总是伴随着不舍,我却不会因为不舍而哀伤。走过这个写意的地方就像是清醒得做过了一个美丽的梦,梦醒时分些许的遗憾总会出现,但是更多的是对美丽梦境的回味咀嚼,谢谢你宏村,你用的是最简单的色彩,最简单的笔法却给我们呈现出最深远最美丽的景色。再见宏村,梦一样的地方。

屯溪老街

虽然在黄山停留的时间很短,为了不辜负韶华,我和妈妈还是去屯溪老街简单转了一圈。屯溪老街的建筑要比宏村高大宏伟了许多,而街上现代社会的痕迹也更加明显,上午的阳光温暖而明亮。不管是略显斑驳的砖墙还是古香古色的小店都变得明媚了起来。或许这就是春光的魅力吧,在宏村一直羞羞答答的春姑娘突然间活泼了起来。暖阳的笼罩下,熙熙攘攘的屯溪老街显出一丝慵懒,连小狗都趴在地上贪婪得享受着阳光的抚摸,不愿起来。
我和妈妈一家一家店铺扫过去,不为购物逛街,只为享受热闹人群之中的闲庭信步。而老街的特色小吃毛豆腐也是让我过足了馋瘾。在节奏如此之快的现代社会,或许我们应该多多得走过一些这样的老街,给心灵放个假。
屯溪老街的短暂逗留之后我们赶上了前往婺源的大巴,车外仿佛盛夏的温度和司机师傅车上开的冷风让我早已来不及感叹黄山春天的多变,一会儿就在车上沉沉睡去。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醒来时我已经在一个花一样美丽的世界。如果说宏村是用毛笔在白纸上做出的山水田园画,那么婺源绝对是在一块花布上画出了白墙黑瓦。下车之后清新的空气和满眼的多姿美景提醒着我们,婺源,这个中国最美丽的小县城已经在眼前了。

花海泼墨

多姿的婺源景点很多,光是旅游线路就有三条。一条一条的山路像是丝线一样将每个山这边山那边的珍珠一样的小村落串联起来。整个婺源就像是一条美丽的珍珠项链。每一颗珍珠都各不相同,而当他们串联在一起时又各自毫不遮掩其他珍珠的色彩,呈现出一种和谐互补的美丽。
我们在婺源的行程开始于远在东线尽头的小村——庆源。如果让我找一个词语形容庆源,那必然是山那边的世界。庆源像是一个摇篮里的孩子一样被群山环绕在中间。通向村中的柏油马路并没有给这个固执的小山村带来多少变化。看不到商业化的侵袭,不知谁家的鸡鸭鹅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得晃悠。山将庆源隔绝在了一个小世界,却也是因为这种隔绝让庆源拥有可贵的原生态。
圈起小菜园的木质篱笆诉说着一季又一季青黄交替的收获。远处人家晾衣杆上的衣服给村子增加了几块色彩。
或许电线杆和略有仿古痕迹的路灯是时代进步在这里留下的一点痕迹,但是线杆上缠绕的五颜六色的电线又将时间拉回到远去的昨天。远在天边的云海却让身处山村之中的我感觉近处的风景不真实了起来。
在庆源河边的石板路上行走的时候总能看见在河边或坐或蹲的人们,他们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洗菜。慢悠悠得过着简单的日子,不为外面变迁的世事所动,依然故我的幸福着。
墙面上的青苔和一根根木头上的圈圈年轮记录的都是庆源平淡幸福的每一天,一天一天得阅读过来,分享着他们的平淡也分享着他们的幸福。
河水蜿蜒流过,她早已记不清楚自己哺育了几代村中的孩子,时间对她是没有意义的,她只会一成不变得养育着下一代再下一代。
最后看一眼庆源,我看到了这不知道是因为天灾还是人祸被破坏掉的建筑。雨水浸泡过开始破败腐烂的木头和被烟熏黑的砖墙在蓝天白云下格外刺眼。我心疼着这被破坏的景致,也祈祷着这个宁静的小山村能在岁月长河中永保太平。
离开庆源的路上,车开上一个山坡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这一湾小村子。像是花盆里的微型盆景一样带着浓浓的卡通色彩。虽然没有走进细看,但是这远远的一望就让我捡到了美景。
到了婺源就一定会想看一看油菜花的,享誉盛名的江岭油菜花梯田自然是一个不错的去处。站在花丛之中的任何位置你透过取景器看到的都是一张张美丽的照片。享受着花田里的明亮阳光,低头闻一闻浅浅的花香。在花海中自由得畅游,铺天盖地的美景让你猝不及防。
与江岭油菜花不同的是上下晓起村之间的一片油菜花田,悠长的小路穿过一片花海将两个孤岛一般的村子连接起来。花开成海,泼墨为村。在一片金黄的油菜花中,白墙黑瓦,群山环抱。就如同一副作在金色花海之上的国画。震撼绚烂的美丽之中又不乏婉约含蓄的深远意境。我信步走在花圃之中的小径上,自己仿佛成为了画中人,当我满怀欣喜却又手脚笨拙得记录下这美丽小山村的片段美景时,内心总是像在沙滩上捡到七彩贝壳的小姑娘一样喜悦,当然整整一个世界的美丽又岂是几张照片所能记录的,或许这是摄影的另一番乐趣,点滴之中折射整个世界,美丽却又让人无限遐想。
花圃中,花径旁边,花朵下,我变换着角度记录着这片美丽,这边一颗那边一颗得胡乱捡着美丽贝壳,忙得不亦乐乎,跑来跑去,却总也拍不完美景。
走过晓起的油菜花田,天色已经不早,我们驱车回到李坑的住处开始享受婺源的特色名吃荷包鲤鱼和马兰头菜,前者嫩滑后者爽口。可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夜色已深,晚间的婺源有点冷,却不让人觉得寂寥。和妈妈挤在一张床上,安然睡去。梦里我仿佛又回到了油菜花的海洋中,手上拿着一只毛笔,起落之间在这个海洋之中勾勒出一个个村落,点滴笔墨之下,鸡鸭也活了起来,在街上大摇大摆得走来走去。顺手画出河流与山川,再加上袅袅炊烟,整个婺源完整得呈现在梦境之中。泼墨的花海变得更加美丽动人。
梦醒时分我们已经准备踏上北线的旅途,对于北线的游览我们也是由远及近得进行的,第一站是空灵的卧龙谷。庆源,江岭,晓起,婺源的多姿风光早已让我应接不暇,而卧龙谷的空灵更是独具一格的美丽,如果把卧龙谷比喻成一个美丽的姑娘,那她必然是一个冰清玉洁气质卓然的姑娘。
走进卧龙谷,瀑布的流水声铺天盖地得袭来。整个山谷潮湿的空气让本就干净的空气更加清新。坐到山间的小溪边静静得看着水流走过山石之间的缝隙,或是站在瀑布旁倾听亘古不变的大自然演奏的乐曲。或静或动,就在这一个个瞬间,我仿佛听到了群山回响,而山谷姑娘站在群山之中,歌唱着群山之间回响的自然之歌。
没有过了多久阳光就洒进了卧龙谷中,树叶缝隙之间的千道霞光走过千万里的路程带来了蓝天白云的问候,而微风下的树语和粼粼的波光也热情得回应着这远道而来的朋友。
我真想和一道阳光好好聊聊天,或是伸出手来抓住这个调皮的孩子。让她告诉我天上变幻的云儿是不是爱上了山谷这个气质卓然的姑娘。
山石缝隙里面冒出的不知名的小草用它稚嫩的躯体表现着强大的生命张力。小草顽皮得顶着一颗颗晨雾凝结的珍珠好奇得打量着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也因为它和它们的一个个出现变得生机无限。
离开卧龙谷之后我们到了灵岩洞以及这次婺源之行的最后一站思溪延村,这两个村子和前面看到的每个村子都不相同,村口树立的大算盘向游人展现着村里人们的智慧和勤劳。好多房屋的外墙已经被雨水冲刷的灰蒙蒙一片,偶然间看到的院门口放置的铁锅也用斑斑锈迹表达着它年代的久远,整个思溪延村体现出的是一种人文质感的美丽。
悄悄走过传说当年拍摄过《聊斋》的木门,就像是怕惊动院子里美丽痴情的狐仙姑娘和多才却又木头一般呆呆的穷秀才。我偷偷拍下两张照片,闭上眼睛感受他们凄美的爱情故事。情为何物?未必是生死相许却一定是痴痴的付出与深深地怀念!
再次来到屯溪老街,我却是准备踏上回归的旅途。虽然这次的江南之旅已经告一段落,但是美丽的景色和动人的情感却深埋心间。无论是写意的宏村还是多姿的婺源我都无法全面而形象的描写他们的美丽动人,而相机镜头里面的画面也总是一个完美立体的世界的某一个小小断面。或读书或工作不管你是遇到了苦恼还是尝到了艰辛,宏村和婺源总在静静得听你诉说。用美丽的景色放松你的精神,用神奇的种种力量让你重新振奋。世界虽大,我却总是与你相遇在江南的水墨画中。

旅游小贴士

下面就是总结有关旅行当中攻略性的内容咯,比如交通,包括怎么去宏村、婺源以及在景点内又如何乘车或者包车(在婺源必须强烈推荐)之类的;当然还少不了吃住问题,还有花费咯。
交通篇
1.从外地到达的目的地选择(黄山or景德镇)
这次出游我们选择的是坐火车到达黄山市,然后以黄山市为中心,乘坐大巴到达宏村以及婺源,而另外一种方法是到达景德镇。景德镇转车具体怎样,我不是很清楚。
但是,如果不去黄山旅游景点爬山的话,建议还是不要以黄山市为中心转车了,尤其对于想在宏村留宿,后面又想去婺源而又赶时间的。因为从黄山到宏村很是方便,但是宏村留宿后第二天要去婺源就有些麻烦而且耗费时间了,需要再转到黄山再去婺源,而黄山到婺源的班次也少。所以以婺源为主的话,还是选择景德镇转车;以宏村为主可以选择在黄山转车。若时间充裕,影响不大咯。
2.黄山转车如何到宏村以及婺源
2.1黄山to宏村
宏村隶属于黄山市黟县,乘车从黄山到宏村有两种方式:
(1)从黄山汽车站(即屯溪汽车站)乘旅游巴士直达宏村,车程1.5小时,从上午8:00开始整点发车,非常便捷。路上会途径西递,去西递的话可以中途下车。
(2)如果赶不上整点坐车,可以从黄山汽车站(屯溪汽车站)先乘车去黟县,再从黟县乘公交车到达宏村。车程和第一种差不多,只是要转下车,时间不合适的小伙伴可以选择这种方法。
2.2 黄山to婺源
由于宏村和黟县均没有直达婺源的汽车,所以除了包车外,从宏村去婺源只能选择先到黄山,再乘大巴去婺源。当然,如果在旺季,直接从宏村几个人一起包车到黄山还是可以的,价格相对转大巴高一点,但是也确实免去这之间转来转去的麻烦。
黄山(即屯溪汽车站)到婺源每天只有两趟班车(旺季会适当增加车次),上午8:30和中午12:30,车程大约1.5-2h,有时可能不走告诉车程会增至3h。所以,如果要从黄山去婺源又想乘坐早班车,那建议小伙伴在黄山市留宿,否则如果住在宏村,第二天基本只能坐12:30的班车去婺源了,因为大早晨从宏村到黄山不太容易在8:30前赶到。
从黄山到婺源的大巴,可以乘至婺源县汽车站,也可以直接在东线的部分景点直接下车,比如江湾,李坑等,小伙伴若是住在景点附近,可以中途下车,跟师傅说下就可以。
3.婺源景点分散,选择包车还是中巴
关于婺源的景点,真的是不禁感叹其分散而又偏远。景点分三条主线:东线,北线和西线,一般首选东线和北线,据当地人介绍,西线秋天景色美一些,而且更为偏远,所以更适合时间充裕的深度游。
婺源景点分散而且偏远,可以乘中巴车或包车。中巴车都是从婺源县发车发往东线、北线、西线三个不同方向的,所以只要是同一条线路上的,就可以直接在景点等车去往该线路上的其他景点,而不同线路的景点换乘只能去县城坐车。这里就要说下中巴车,中巴车在景点之间换乘还算方便,不过车程久,尤其对于东线江岭以及北线灵岩洞这样比较偏远的景点来说,乘中巴就显得不方便了,而且若是去庆源,中巴也是到不了的。所以,选择包车是非常建议的,再加之我们本来时间就很赶,毫不犹豫得就选择和路上偶遇的北方老乡一同包车。
包车,在婺源其实很方便,可以找酒店老板联系,不过价格会偏高一点,这个大家都懂的。自己找车也很方便,在路边多问几辆车就很容易找到的,拼车可以选择酒店一起住宿的,还算方便。这次包车的程师傅超级热情,人很实在不乱要价钱,而且我们去了东线最远的庆源。一路上程师傅都给我们当导游,非常耐心。第二天我们毫不犹豫得还选择了包他的车,只是迫于下午要赶回黄山市,所以只能牺牲清晨暖暖的被窝,六点多天还蒙蒙亮就要出发,程师傅很热心得为我们安排计划第二天的去程,一大早非常准时得已经在酒店门外等候了,而且车每天都擦得非常干净,这样的车谁不愿意包呢~包车在婺源确实省下一些时间,便捷了许多,推荐哦!
住宿篇
宏村以及婺源,住宿多是以农家客栈为主,尤其住在宏村,都是农家客栈。
宏村:
我们选择淘宝预订的,这个就不贴链接了,避嫌避嫌哈~还可以选择在其他网站预订或者不需要预订,宏村内有许多住宿的,农家客栈价位相对都比较低,条件还可以。
婺源:
婺源的住宿更是多上加多,我们选择住在李坑。感觉像这样的景点周围,家家户户都在开客栈,所以根本不用愁没地方住,不过旺季的话可能会紧张一些。同样有出行安排强迫症的我,还是提前在网上都已经预定好了,价位便宜,条件一般。
票务篇
宏村:
门票学生证可以半价,另外在宏村内预定住宿的话,客栈老板通常是会到景区入口接,然后可以在售票点买9折优惠票(学生票也可以9折)。我们预定的那家客栈,到了景区入口处联系老板,老板派人开车来接我们到红白古树售票点买的9折优惠票,所以这个完全不需要网上预定的。凭门票和身份证可以多次出入宏村。
婺源:
婺源14个景点通票,很划算,单买一个景点就60软妹币,所以毫不犹豫买的通票。婺源的票是淘宝提前预定的优惠票,在指定地点取票,也很方便。如果去三个景点那就果断买通票吧。
拍摄篇
照片中的风景照以及妈妈的照片均为我个人拍摄,而有我的照片少部分是妈妈帮拍的之外,大部分均为自拍。撑起脚架,在镜头前后来回跑,这组自拍的照片,当然免不了接受路人投来诧异的眼神
上一篇:去横店不仅仅为了穿越,还可以嬉水狂欢清凉一夏 下一篇:效果差的时候看看,信息流广告这些套路,你用了几个?
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保证低价
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透明公开
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快速响应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保证援助